/

  “什么?”

AG8手机网页版|HOME  看到陈然吞暗夜吞噬的一幕,不要说南宫旭等人,就连南宫沧魂都是一脸动容!南宫旭三人是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吞暗夜吞噬!在他们的记忆中,莫说吞了,就连打散都极难做到!一般来说,光阴之土的修士都是驱散暗夜吞噬!此刻看到陈然直接吞了,顿时呆滞。

  而南宫沧魂显然懂得更多。

  他知道。

  之所以暗夜吞噬连打散都困难,就是因为这是至高本源道!但此刻。

  陈然竟然吞了!至高本源道…是能随便吞的么?

  南宫沧魂都不敢!“这…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以他的境界,都是有些发懵。

  难道……这时。

  陈然走了过来。

  “诸位有礼。”

  陈然含笑,微微一拜。

  南宫旭三人一怔,随即急忙回礼。

  “谢前辈救命之恩!”

  三人深深一拜,充满感激。

  连暗夜吞噬都能吞,他们想都没想就觉得陈然是顶尖高人!陈然微微点头,这是顺手之事。

  他此刻看着南宫沧魂。

  三百纪元修士!这已经是极其恐怖的强者了。

  南宫沧魂这时才回过神。

  他颇为友好:“这位道友……”“我叫陈然,随意即可。”

  陈然笑道。

  南宫沧魂眼眸闪了闪,觉得陈然定是与他差不多的境界。

  他心中一定,笑道:“在下南宫沧魂,光阴一脉族长,此次倒是要多谢道友,否则我这三个族人可要凶多吉少。”

  “小事一桩。”

  陈然也不否认,若是表现的太弱,南宫沧魂未必会在意他。

  “我观道友面生,似乎不是永恒黑夜的修士吧。”

  南宫沧魂笑道。

  在他看来,像陈然这等存在必然会名动一方,不至于籍籍无名。

  “的确,我来永恒黑夜是来寻人。”

  陈然笑道,接着补充道:“是位老前辈,名叫月九陵,不知南宫道友可有听闻?”

  南宫沧魂一怔,略微思索,却是摇头。

  能让陈然叫为前辈,显然是顶尖存在。

  但他过了一遍永恒黑夜的强者,却是不清楚有叫月九陵的。

  “此事我也不知,不过若道友不急,倒是可以去问问我家老祖。”

  南宫沧魂邀请道:“此次道友帮忙,我也好尽一回地主之谊。”

  陈然眼眸闪了闪,接着笑道:“可以,那就有劳引荐了。”

  “应该的。”

  南宫沧魂一笑。

  随即话题一转:“道友刚刚…是吞了暗夜吞噬?”

  “的确,此事也不瞒道友,我想修行至高本源道毁灭。”

  陈然知道这人定是看了出来,也没藏着。

  南宫沧魂有些动容。

  有这等决心的存在,即使最后做不到,那也是惊才艳艳。

  “此事困难,不过我还是祝道友心想事成。”

  南宫沧魂没再多问。

  毕竟吞暗夜吞噬,定然有陈然的隐秘手段!这是秘密。

  若是问了,就是越界。

  当然,他心中是不以为然的。

  毕竟至高本源道岂是那么好领悟的,而且这暗夜吞噬更是极为暴躁,本就不适合领悟。

  悠久岁月下来,就没人能领悟!接着。

  四人便是向光阴之土深处而去。

  期间陈然也是问了下光阴之土的近况,倒是没想到竟是暗夜吞噬的暴动。

  这倒是让陈然有些惊喜,毕竟想要领悟毁灭之道,需要大量暗夜吞噬的力量。

  当然。

  他表面字不会显露出来。

  毕竟这对于光阴之土是一个灾难,已是有不少人因此丧命。

  “近些年来暗夜吞噬暴动频繁,更是不断扩张。

  我光阴之土一脉估计也很难再在这里繁衍下去了。”

  南宫沧魂叹息。

  一路上,他们又遇到了几个暗夜吞噬。

  陈然没动,想先问问月九陵之事。

  “贵族选择留在此地,是因为暗夜吞噬中的光阴之沙吧。”

  陈然问。

  “对,而且此地也极其适合我们修行。

  不过悠久岁月下来,也快到头了。

  若这暴动无法镇压,我们便要考虑离开了。”

  南宫沧魂无奈。

  若不是没办法,他们显然不愿抛弃族地。

  陈然并没说什么。

  估计之前在外听到所谓光阴和岁月又斗起来,估计是暗夜吞噬的暴动。

  “两地都自顾不暇了,争斗显然也就少了。”

  陈然暗暗想着。

  很快。

  陈然就是跟着南宫沧魂来到了光阴纪元。

  其上光阴之土巍峨浩荡。

  陈然看着,有种错觉,竟是回到了往昔。

  过去!这是恐怖的过去本源道!“道友便在此地先修养一段时日,我族老祖此刻也在镇压暗夜吞噬。

  等镇压了,自然跟你详谈。”

  南宫沧魂轻声道。

  “无妨,族长若有事,尽管去忙。”

  陈然笑道。

  “南宫旭,你们照顾好陈道友。”

  南宫沧魂吩咐了句,就是匆匆离去。

  “是。”

  南宫旭等人尊敬的看着陈然。

  “前辈,您是我们光阴之土的贵客,有何事尽管吩咐我们。”

  南宫旭恭敬道。

  “给我安排一处居所就可。”

  陈然笑笑:“我在这里转转,你们自行离去就是。”

  三人一怔。

  而下一刻,陈然就是悄然消失。

  三人无奈。

  “前辈就是前辈,我都压根没感知到他怎么走的。”

  南宫灵儿眼神憧憬。

  很显然,陈然就是她羡慕的那种强者!而此刻。

  陈然已是身在一处暗夜吞噬前。

  光阴之土上也有不少暗夜吞噬,只不过都被控制在一定范围。

  很显然。

  这是光阴一脉来不及驱散的,不过里面的光阴之沙倒是少了不少。

  “闲来也是无事,自然要修行毁灭之道。”

  毫不犹豫的。

  陈然遁入暗夜吞噬中。

  之前吞了一道暗夜吞噬,陈然明显感觉到他若想要领悟毁灭之道,必须先吞噬足够多的毁灭之道!若不然,连触碰那一道都没希望!“这暗夜吞噬对光阴一脉是机遇,却也是危险。

  但对我来说,却仅仅是机遇。”

  陈然沉下心思,等待着光阴一脉的老祖归来。

  这等动荡之下,显然不是询问事情的时候。

  陈然也不急,也就住下了。

  时间流逝。

  转瞬一年。

  这一日。

  一个光阴一脉的界主拖着疲惫的身躯归来。

  他叫南宫夜。

  之前就是在外镇压暗夜吞噬。

  此地的暗夜吞噬不强,但在外面一处地方却是极其恐怖。

  光阴一脉的老祖都是在其中镇压。

  南宫夜不怎么懂。

  但他知道那里似乎是此地暗夜吞噬的核心之地。

  那里若不镇压,必然会波及光阴之土。

  “唉,老祖们虽未说,但似乎局势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  南宫夜轻叹。

  短短几年,就是有不少弟子死去。

  这在以前是根本不会出现的。

  南宫夜内心沉重。

  此次若不是消耗都伤及本源,他也不会回来。

  “尽快修养,然后过去!”

  南宫夜无奈,只能如此。

  他向着一处走去。

  不过很快。

  当他途径一地时,却是愣了下。

  “我记得这里有一处暗夜吞噬啊,怎么没了?”

  南宫夜愣了下。

  他记得很清楚,这是之前暴动他们控制的一处暗夜吞噬。

  因为太急,也就没来得及驱散。

  “谁还在光阴之土?”

  南宫夜蹙眉。

  光阴一脉所有界主以上的修士都已去了那处核心之地,并无人在此!而暗夜吞噬,非界主级别不能驱散!南宫夜有些疑惑。

  他很快找来几个弟子。

  “如今族内,还有哪位界主在?”

  他问。

  “没了,就只有您回来。”

  那弟子回答。

  “那暗夜吞噬…谁驱散的?”

  “有人驱散了暗夜吞噬?”

  那弟子一愣。

  “你们没长眼睛!”

  南宫夜恼怒呵斥。

  他甩袖离去。

  想了想。

  南宫夜开始向其他暗夜吞噬之地而去。

  但……越看越心惊!因为光阴之土的暗夜吞噬至少有两百个。

  但此刻…南宫夜却发觉至少没了一半。

  “到底是谁?”

  南宫夜动容至极。

  他才出去多久啊,就这么多暗夜吞噬没了!这…少说也要十几个界主才能做到吧……不过他光阴之土所有界主加起来也就十来位。

  南宫夜都是有种暗夜吞噬自己散去的荒唐念头。

  而此刻。

  “暗夜吞噬被人吸收了!”

  一声大呼响彻半个光阴之土。

  这似乎是一个半步界主喊的。

  南宫夜一震。

  他毫不犹豫而去。

  此刻在光阴之土东北方向。

  光阴之土最大的暗夜吞噬正在被陈然缓缓吸收。

  这暗夜吞噬…足有陈然第一次吞掉的百倍之大!有人看到了。

  霎时间,越来越多光阴之土的修士汇聚。

 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然。

  这辈子就没见过有人能吞暗夜吞噬的。

  “是谁?”

  “这是谁?”

  “这么猛?”

  他们懵了。

  “是救我们的前辈!”

  南宫旭三人到来,惊喜至极。

  他们…这段时间就没见过陈然。

  看到陈然在吞暗夜吞噬,有些凌乱,震惊,但也惊喜。

  “真的有人能吞暗夜吞噬?”

  众人声音炸开了。

  “是族长邀请这位前辈来这里做客!”

  南宫旭又是大叫。

  众人更为哗然。

  “吵什么吵!”

  南宫夜到来,很是不满这些人大惊小怪。

  众人顿时息声。

  不过……“你大爷,这是谁,连暗夜吞噬都能吞?”

  南宫夜看到了陈然,顿时失声大叫。

  众人:“……”说好的不吵呢?

  “这是谁,到底是谁,他…他怎么可能吞暗夜吞噬?”

  南宫夜想到了光阴之土消失的暗夜吞噬,或许就是眼前这人所为。

  但…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他脑子都有些‘嗡嗡’的。

  “长老,这是宗主请回来的前辈。

  我们之前被他所救。”

  南宫旭忍不住开口。

  “他怎么能吞暗夜吞噬?”

  南宫夜继续问这事。

  “不知道,但之前他就是这么救了我们。”

  “你说他不止吞了一道暗夜吞噬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你大爷!”

  南宫夜忍不住骂出声了。

  知道的多,反而更震惊。

  这是这些弟子无法体会的。

  他们:“……”南宫夜半晌无语,随后身躯一震。

  “该死,族长不是东西啊,有这么个强大的前辈,竟然不叫前辈帮忙。

  不行,我要去告诉老祖……”南宫夜嘀咕,直接破空而去。

  众人:“……”骂族长不是东西……整个光阴一脉,除了老祖,估计也就你南宫夜了。

  众人凌乱的看着南宫夜离去。

欢迎大家访问:如春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cxiaoshuo.com/book/2421/281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