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茶舍。

????古乐递给于衙一杯茶:“第一次在大宁之外做事,觉得怎么样?”

????于衙摇了摇头:“说不出来的感觉,我刚进廷尉府那会儿,在大宁之内做事也会紧张,毕竟我们面对的多是官场上的大老爷,或是地方豪绅,这跟我在边军不一样,在边军日子其实很简单,无战训练,有战杀敌,每天累死累活的训练是为了能在战场上多一些机会活下来,多一些机会击败敌人。”

????“在战场上我面对的是生与死,在廷尉府面对的是罪与恶,心累,战场上我们这些当兵的考虑的简单,而在廷尉府面对每个人每件事都不简单。”

????他看向古乐:“还有就是,我在大宁面对案子的时候也会紧张,真的会,那种紧张和上战场的紧张还不一样,而到了桑国后发现,在国外的紧张和在大宁之内的紧张又不一样。”

????古乐嗯了一声,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是啊......这就是廷尉府,廷尉府的职权很大,大到令文武百官忌惮,但你应该不知道当初太祖陛下并没打算建廷尉府,太祖陛下说,以廷尉府监察百官是酷政,会让百官心生抵触,可是皇后娘娘不这样想,确切的说,咱们廷尉府不是太祖所创,而是皇后所创。”

????“那时候太祖征战,不仅仅是与楚国争雄,还要与各地举旗的义军争雄,所谓义军不过是好听些罢了,其实就是一群流寇,杀人放火也一样无所不作,逼着百姓成为他们的一员,要么死要么成为义军,各地义军数百支大大小小,最初的时候咱们太祖陛下没有什么立国创世的雄心壮志,他受恩于当时一支义军的首领,所以只是想好好辅佐这位首领,可是随着征战的年头越来越多,太祖陛下见到的残暴不仁也越来越多,就连那位他所敬重的义军首领也会为了称帝而不断犯错,在那位首领死去之后,太祖陛下又辗转多地,他看清楚了那些所谓的义军首领的面目,所以才会有当时那句震撼天下的话。”

????古乐看向于衙:“太祖陛下后来看清楚了那些人的面目,在北疆与黑武人厮杀之际,却有其他义军从背后偷袭太祖陛下,太祖将敌人击败后大声说.......与其将这天下交给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,还不如我来取之!”

????于衙听的心里热血上涌:“说的好!”

????古乐道:“但是那时候情况复杂,在太祖军中,自然会有数不清的其他各路人马派进来的奸细,还有楚朝廷那边派来的奸细,时刻伺机杀死太祖,还破坏大军粮草辎重,于是皇后娘娘提议,抽调亲信力量组建了廷尉军,廷尉军负责保护太祖陛下安全,调查军中细作,后来廷尉军规模扩大有了千余人,又多了新的职责......打探敌人情报,刺杀敌人将领。”

????他看向于衙:“再后来大宁立国,太祖陛下打算裁撤廷尉军,归入皇宫禁军,可是皇后娘娘没答应,和太祖陛下大吵了一架,太祖陛下没吵赢,太子陛下和皇后吵架就没赢过,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廷尉府,不过那时候也不叫廷尉府,只是刑部中的一个分衙而已,不似现在这般职权如此之大。”

????古乐道:“我们廷尉府的前身廷尉军,曾经为大宁开

????国立下了汗马功劳,而到了后来,大宁强盛,廷尉府就是维持这强盛的最有力量的衙门,有我们在,百官不敢懈怠轻慢,不敢贪赃枉法,而到了战时,有我们在,就相当于多了一支斥候队伍,甚至做的比斥候更远更直接,我们会潜入敌军内部。”

????他看向于衙:“说到这,我不得不说以为我最佩服的人,他不是廷尉府的人,可他做的却比廷尉府任何一个人都更好......叶云散,叶大人。”

????于衙毕竟才调入廷尉府没多久,而且他在军中的时候也只是个校尉,接触不到那么多秘密,听古乐说这些的时候于衙无比的感兴趣。

????“叶大人怎么了?”

????古乐叹道:“那年,南越国皇帝杨玉试图组建一个反对大宁的联盟,南疆诸多小国几乎都有参与,廷尉府的人打探到了消息,但是无法确定,必须有人打入南越更高层来获取情报,叶云散大人便去了南越,他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得到了南越高官的重用,甚至委派他成为联络诸国的人其中之一,又半年,叶大人一跃成为皇帝杨玉身边的亲信谋臣,专门负责和其他小国联盟之事,把这些事,这些人,这些国全都搞清楚了之后,叶大人一封信送回大宁。”

????“于是,大宁十二万虎狼南下,你真的以为是因为几颗白菜?”

????古乐笑了笑:“叶大人之神,可见一斑。”

????于衙立刻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????“后来,叶大人根本就没有返回长安,南越被大宁所灭之后,叶大人以南越亡国之臣的身份一口气绕路跑到了黑武那边,用了几年的时间,成为黑武汗皇阔可敌完烈的亲信之臣,他在黑武朝廷里的一言一行,甚至能影响到黑武朝局。”

????于衙长大了嘴巴:“我的天!”

????古乐道:“之所以陛下北征那般果决,就是因为有叶大人那些年的默默付出,咱们东疆大将军孟长安靠一己之力硬生生摸索出来黑武数百里地图,可是和叶大人相比,数百里真的就不算什么,不是说大将军做的不够好,他那样做已经前无古人,而是叶大人用别的办法得到的更多,北征的时候,咱们几乎掌握了黑武全境地图,那就是叶大人的功劳,如果说,这功劳在北疆大将军武新宇之上也不为过。”

????于衙嗯了一声:“确实,没有地图,不知道黑武布防,北征就没法打。”

????古乐道:“所以你知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有多重要了吧。”

????于衙这才反应过来:“知道了。”

????古乐道:“因为叶大人,咱们大宁灭掉南越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因为叶大人,北征之战我们的损失少之又少,如果没有叶大人的话,你想想,北征黑武,会有多少战兵兄弟死在那,损失会是几倍......而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让将来大宁进攻桑国的时候,损失也少之又少,因为我们在这,让战兵兄弟的伤亡降到最低。”

????于衙道:“大人!”

????他站起来:“请大人吩咐!”

????古乐嗯了一声:“看到你的热情已经被点燃我很欣慰,你已经知道了我们有如此重要的使命,也知道了我们在桑国当一力同心,那么你难道还不应该把

????你抠下来的那些东西分我一半?这是一种信任你懂吗?耿珊千办没要你的东西,我要啊。”

????于衙:“......”

????他叹了口气道:“大人,你说了这么多就为了黑我点东西,我真的被你感动了。”

????古乐瞥了他一眼:“开句玩笑而已。”

????他起身:“耿千办已经带人去查那个上村雨的底细,可是什么时候杀还得看机会。”

????于衙一怔:“耿千办不是说越早杀了越好吗?”

????“那是最简单的做法。”

????古乐道:“她做事有些直接,也相对简单,廷尉府做事得更精细一些,我们得搞清楚这个上村雨是不是个合格的领兵之将,如果他是个废物的话,杀他干嘛?如果他领兵能力一般,但是还有更比他适合领兵的人能接替,那也不能杀,最起码不是现在这个时候杀。”

????于衙反应过来:“临战之前!”

????“对。”

????古乐道:“临战之前再杀,让桑国朝廷临时调派将领过来,却根本就不了解水师。”

????他看向于衙:“我们有一个人在桑国,那就做一个人分量的事,我们有几十个人在桑国,不久之后还会有天机票号的支援,那么就做更多的事......”

????于衙猛的醒悟过来什么:“大人,你是不是要走?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古乐笑了笑道:“就知道你没那么笨,我跟你说了那么多就是想告诉你,廷尉府从创立至今,从不曾辜负过陛下的信任,从不曾辜负过军队的信任,也从不曾辜负过大宁百姓的信任,我说的那些是想告诉你,叶大人为了大宁可以做的事,廷尉府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觉悟也去做,要想协助大宁水师东征击败桑国水师,不仅仅是要破坏他们的水师,还要破坏他们的朝局,我之所以让耿千办出去打探上村雨的消息,就是怕她拦我......”

????古乐道:“我一会儿收拾一下行礼带几个人去京都,我得打探出来,除了上村雨之外还有谁更适合成为桑国水师将军,你告诉耿珊,咱们的计划改为两套,第一套,我到京都去打探,如果打探出来什么,我在京都动手,提前除掉那些可能过来领兵的人,第二套则是在大战之前除掉上村雨,这边更危险,所以你留下协助耿千办。”

????古乐看着目瞪口呆的于衙,拍了拍他肩膀:“别这个样子,活动经费来资助一下?”

????于衙眼睛微微发红:“大人,我去吧。”

????“你是百办,我是千办,所以轮不到你。”

????古乐举步往外走,刚要出门,外边有个廷尉快步跑进来递给古乐一封信:“耿千办派人给大人送回来的信。”

????古乐一怔,脸sè顿时变得发白,他手微微颤抖着将信打开,里边只有一张信纸,信写的也很简短。

????“我去京都了,我知道,你必去,所以还是我去的好,我活在这个世界上,最在乎的是大宁,第二在乎的是你,所以不管是为了大宁还是为了你,我都要去,国事当前还能兼顾私情,很开心,你我从军,不谈儿女私情,等打完这一仗再谈,好好谈,我耿珊女子汉小丈夫,说话算话。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如春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cxiaoshuo.com/book/896/1138/